安乐死之家

生命有尊严

喜欢就分享

家主

无人担当

TOP 发表 END

妙龄女子不堪昂贵的术后治疗费,申请安乐死。

0
前路漫漫
LVL-5

       不堪随术后长期高额的抗排异治疗费,23岁的肝移植女患者申请“安乐死”。昨日,一位来自昆明市晋宁县昆阳镇的年轻女患者,在昆明某医院成功实施肝移植3个月后,在该院门口举着“安乐死”的牌子,要求结束自己的生命。“我已无法随这昂贵且必须终生服用抗排异药带来的痛苦了,我想象得到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样子,与其给家人和社会带来这么大的负担,不如让我安乐地离开人世。”患者姜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道出了申请“安乐死”的缘由。


Img215709178.jpg


Img215709179.jpg


  肝移植成功获得生的希望

  2001年,家住晋宁县昆阳镇新河小区年龄才21岁的姜艳,被查出患了肝硬化,随后的2年里,先后住了几次医院进行治疗。2003年6月11日,已有23岁的姜艳住进了昆明某医院的普通外科肝胆胰一病区。这次的住院成了姜艳一生中的一个最大转折点。

  当时姜艳的肝硬化已到了晚期,除了进行肝移植外,她已无法挽救自己的生命。7月18日,姜艳在该院实施了“同种异体原位肝移植”,手术非常成功,年轻的她,终于被医生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。姜艳的父母当时感激不尽。然而,3个月后,获得新生的她,才开始感到背上背着一个沉重的经济包袱,这就是不得不终生靠服用昂贵的抗排异药来维持生命,每月抗排异药费用达1万元左右。

  每月后续费1万元左右

  据姜艳的母亲曹贤基介绍,她与老伴都已退休,每月只有不到1700元的退休工资。而几年来为姜艳看病已花了十几万元,家里早已是债台高筑。本想为姜艳实施肝移植后一切就会好转,没想到术后还须服用昂贵的抗排异药来维持孩子的生命,这笔须终生支出的费用对于一个工薪家庭来说,简直就是天文数字。

  姜艳的父亲姜照科说,姜艳目前每天要服用5毫克抗排异药“普乐可复”,每毫克为42.84元,每月还要进行2次血液浓度检测,每次约600元,还有肝功能检查等,一个月的费用大约在8000元—10000元左右。姜照科说,为了每天能拿到“普乐可复”让孩子夜里服用,家人已在昆明麻园租了一间小房子,半个月才能给孩子熬一次骨头汤补营养。他不知道这种日子何时才是个头。

  医院拒绝“安乐死”

  昨日,记者来到姜艳一家租住的房间内。这是一间不足15个平方米的房间,房子处在整幢楼的最低一层,房内特别昏暗。所有的家当就是2张床和一些厨房必需品。在房间旁还放有一堆蜂窝煤。姜艳的母亲说,因为用煤比较便宜,每次点火都要到外面餐馆捡一些别人丢弃的卫生筷来引火。

  “我早上到医院去了,申请了‘安乐死’,但医院医务科的人连我的申请信都没看,就拒绝了我的要求。”姜艳把记者让进屋后,把早上申请“安乐死”的结果告诉了记者,脸上一脸的无奈。

  “孩子没办法啊,若没有资金支持,她所做的肝移植毫无意义,孩子也曾自杀过,她心里的压力太大了。”姜艳的母亲曹贤英哭着说。曹贤英说,孩子在做完肝移植后,为了今后能有资金支付抗排异药的费用,她常常带着女儿四处奔波,希望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,能改变现状。为了节约车费,她和孩子都是带一个小板凳,步行穿越昆明的大街小巷,走累了就让女儿坐着休息一下。

  姜艳说,她今年才23岁,还没有男朋友,人生有太多的东西让她留恋,但她也是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。姜艳的父亲介绍,孩子有了申请“安乐死”的想法后,家人都非常难过,只要有一线希望家人都会尽力抢救。但孩子意志坚决,否则她就要去撞车自杀。

  申请信催人泪下

  昨日,记者见到了姜艳写给医院申请“安乐死”的申请信。信中写到,“感谢医院为我成功地实施了肝移植,这可是我盼望许久的,可随着身体一天天的恢复,才知道手术成功只是得到了生的希望,如没有巨额资金作保障,成功的手术对我而言则没有任何意义,我的第二次生命如昙花一现……我活得很累,给医院增添了负担,拖累了亲人……思其再三,我恳请医院再帮我一次——让我安乐地离开这个可爱可恨的人世间。”

  信中言语透露出了姜艳的内心痛苦,短短几百字,催人泪下。姜艳说,她思考再三,觉得人有自己死去,才不会拖累家庭和社会,她的痛苦才会结束。

  医院为其减免费用近20万

  据记者了解,姜艳在该院实施肝移植时,医院考虑到姜艳家里的经济状况,各项治疗费用都给予了最大减免。姜艳肝移植的总费用为33万余元,姜艳在交缴4万元及医保支持10余万元外,不足的近20万元均被医院减免。但姜艳的母亲说,医院的尽力抢救和减免是值得称赞的,但对于一个月收入不足1700元的家庭来说,后续费用是一个天文数字,肝移植与其相比,简直没有任何意义。

  姜艳本人称,如果她和家人知道后续费用如此昂贵,她根本就不会做肝移植。现在搞得家也不能回。

  医生称姜艳应珍惜生命

  昨日,记者拨打该院医务科电话欲进行采访时,但该科电话却一直没人接电。不得已记者只好电话采访该院普通外科肝胆胰一病区主任李立医师,他对姜艳申请“安乐死”一事表示“没有听说”和不理解。他说,姜艳6月11日住进他们科室后,医院在为她减免大部分费用的同时,为她成功实施了肝移植,姜艳应该珍惜自己的第二次生命。

  李立医师还称,虽说后续费用要很多的资金支持,但姜艳父母都是有工作的人,外加有医保支持,应该承受得起。

  一个年轻且才好不容易获得第二生命的女孩子,要求用“安乐死”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,这给记者带来了很大的震动,这是我们不愿看到的,我们该以怎样的心态去看待这起“安乐死”事件,面对姜艳的困境,我们又该做些什么……

0条回复,共1页
写回复
© 2016 zhijias.com 之家网 版权所有 蜀ICP备14027461号-3